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青青草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日志

 
 

从媒体再提“范跑跑”想到的  

2010-11-11 10:27:23|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媒体再提“范跑跑”想到的 - 小小青青草 - 小小青青草
        四川汶川大地震的情景我相信大家还都没有忘记,而当初在四川都江堰光亚学校当一年级语文老师的范美忠,因为在地震那一瞬间自己率先跑出教室逃生而被人们称为了“范跑跑”的事情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汶川大地震后的那些日子里人们对他的行为极为愤慨,一时间被学校辞退,被取消教师资格的消息布满了网络。

我觉得他在地震的第一时间没有想着组织学生逃生而是自己先跑了出去,这个可以批评,但不至于把他说得那么无耻,因为当人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都不会知道自己的第一反应到底是什么,那些跑了的也好,救人的也好都是一种没有自主的反应,就像很多人做了救人的好事后都会被人问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多数人都是说,什么都没想,这样的情况后来都会被说成是毫不利己,不顾个人安危。其实当我们冷静下来想想,这不过是人的一种本能,因为在事情突发的时候没有人有机会有时间去想自己该怎么办,是救人还是不管,是救别人还是自己先逃生。

至于后来范美忠说的那些话倒是很不应当,说什么:“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说实话,这些都应当是后来他想着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的时候,为自己认为也不合适的行为的一种开脱,当时他根本不会想到管不管学生,如果是有女儿在,有妈妈在管不管,所以根本没必要说这些话。如果他当时能检讨一下第一时间没有顾学生而只是自己先跑了也就不会落下这么不齿的名声了,结果由于自己为了平衡内心而说出的话让人发而觉得他是那么没有道德,那么贪生怕死。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我们在短短几十年的生命中,都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也会做一些好事,如果说我们有道德高尚和低下之分,我觉得也许并不能完全表现在大地震发生那一霎那。

范美忠199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却能在四川都江堰这里当一名小学的语文老师,当然这个不一定是主动做的,也是因为没有更合适的工作的原因,不管什么原因他在那里教一年级的语文课,对四川都江堰那个地方来说他应当是个人才,是个好老师。不要说过去和现在就是将来会不会再有第二个北京大学毕业的学生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当一个小学一年级的老师,我想大家都清楚,这样的机会恐怕不会多的。从这一点来看,他的道德还不至于败坏到什么程度,至于人们对他的指责尤其是没完没了的道德上的谴责,我觉得应当适可而止。

最近范美忠又接受了一家媒体的采访,说中国有八千万人没有资格跟他谈道德。我觉得也许真的很多人都还不如他,这个道德问题是我们每个人的素质和修养问题,也是被教育的问题,所以不能把一个在突发事件瞬间没有按照人们要求和想象应当做的事情做好的人称为是没有道德的人。我们没有经历那样的瞬间,没有赶上过大地震的人都没有资格来评论别人的道德是不是高尚,谁能保证自己如果是在范美忠所面临的那个时刻就一定能做到先救学生而不是自己先跑掉呢?也许很多很多人都会说,我能,我一定先救学生!对不起,我只能说,你希望你是会那么做,你认为你应当是一个高尚的,至于真正能不能做到,这个就不好说了。

这次四川的大地震最让人们伤心的就是它夺走了太多孩子的生命,而如果老师都先救学生的话,四川现在还应当剩下几个老师了呢?我想也一定有老师出来了而学生没出来的。所以有人说范美忠:“你跑就跑了,还说跑的有理就不对了。”这个我觉得确实是这样的。

《圣经》里有一句话:“得饶人处且饶人。”其实这句话我们很多人都知道,也都会说,不过知道这句话出自《圣经》,倒还有一段故事。在没来美国之前我在一家酒店管后勤,全酒店的进货都归我们部门的小丽管,那个时候进货的人都会有一些回扣可拿,大家对她都很反感,当然她也成了我工作的重点,我曾经想象我一定要管好她,拿回扣是错误的,要让她改正这个错误,经过一段时间的斗争,小丽虽然有所收敛,不过其他人还是反映她依旧有老毛病,在被我跟踪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她确实还是有这个问题,于是有一天我直接抓了她的现行,在那以后我知道她确实完全放弃了回扣,为了不让她旧病复发,我经常在大家面前提醒她,直到有一天她拿了本《圣经》来到办公室,她跟我说:“头,你看看这是《圣经》。”“我不信教。”我立刻回答她。她把《圣经》打开,翻到了某一页,高诉我:“《圣经》上都说了,得饶人出且饶人!”说着掉下了眼泪。

看到她这样的表现,屋里很多人都默不作声了,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端在手中的《圣经》,心里突然感觉酸了一下。不过为了达到教育目的也为了我自己的自尊心,我说:“那《圣经》里说过可以撒谎了吗?”,她的脸红了一下,接着小声地说:“我没撒谎。”“行了,都干活去。”我顺势把僵局打开了,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想我们工作的这么辛辛苦苦是不是都要这样通过抓住别人的毛病,然后没完没了的批评,让她永远都记住她是犯过错误的人,今后必须老老实实的,继而达到让她能不再犯错了,而其他人也能引以为戒呢?更何况接触有回扣这样的工作完全不拿回扣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那些推销的人也不相信你真的能不收回扣,你如果不收回扣就会被当作不要他的货。就像今天人们给医生送红包一样的道理,如果医生不收红包尤其是手术医生,对于病人和病人的家属来说,那就意味着你这个手术能不能成功都不好说。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在国内的时候我的另外一个经历,有一天我去一家医院看一个生病的同事,在医院外边的小卖部里买东西,就见一个中年妇女在用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往家里打电话,我听她说:“行了,你就放心吧,王主任把钱收了,这回咱们的手术肯定能成功了。天哪,这下我这心算是放下了... ...”我再看她的表情就像病人的病已经好了似的。

所以,很多事情当你没有经历过的时候就不知道原来有一些“坏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后来我干脆让小丽把给我们单位送货的人一个个找来,我直接跟他们谈,把货的质量要求到他们能做到的最高,把回扣拿到他们能给的最低,把这样的现象便成合理的和公开的,把回扣便成我们部门的小金库,我们后勤还分管酒店的食堂,我把一部分钱用来给小厨师们发奖金,给我管辖的病号员工买食品,有聚餐活动的时候我们会用这钱买一些熟食,也会在夏天大家进货、搬货累了的时候买西瓜、汽水和冰棍,也会为帮助我们劳动的门童们买一些小吃,从此我们部门团结的很好,我也再没有为有人状告小丽而费心费力过。

记得我要来美国的时候,大家都去机场送我,在要出海关的时候,他们要求我分别跟他们每一个人都照张相,当轮到跟小丽照相的时候她哭了,说:“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也难过的掉下了眼泪,为我们的分别,为我曾经对她的不依不饶,也为我们的友谊。在我初到美国的那些年,我遇到过很多困难,我国内的朋友们给过我无数的帮助,其中也有小丽。这一切之所以这么多年我都记忆犹新,就是因为这个事实让我知道什么样的管理方法对于我们做领导的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强硬的手段和无休止的指责只能伤害一个人,分裂一个组织,而反之则能取得完全不一样的效果。

“范跑跑”在地震的一瞬间扔下了一屋子的一年级的孩子,自己跑到了操场上,这样的行为即使是本能的反应也是需要批评的,不过他并没有罪,也不至于被开除甚至被禁止再做教师,如果用这样的方法来评定教师的道德标准和是不是有资格做教师的话,我想很多人都没有资格做教师。不相信我们可以做个试验,在老师上课的时候有人去楼顶砸一砸让人感到是地震的感觉看看有多少老师自己不跑,然后再看看谁能做一个合格的教师。就像有一些夫妻为了证明对方的忠诚而故意装做第三者勾引对方,结果这个家就散了一样,这样的试验是荒唐的,为什么?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的道德到地上高尚的还是低下的,而高尚和低下的程度就更不用说了。

对范美忠的批评要能起到教育的作用,也不是单靠没完没了的重复,很多道理不能靠批评和批判来告诉大家,要有平日的常规教育才行,要让人们从根本上有一颗关爱别人的心,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做到的,更不是靠反面教材能达到的,这要靠千千万万的道德高尚的和希望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用自己的行动来感化、教育大家的。试想这次大地震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我们有像“范跑跑”这样在关键时刻自己先跑的老师外就没有别的了吗?那些没有钢筋的水泥板是谁生产的,那些早就该维修而没有维修的楼是谁的责任。又是谁在地震后没有很好地勘探适合盖房的地理位置而让那一排排崭新的楼房不久之后又一次遭遇了泥石流的冲刷?这些都不需要有人负责吗?

我当然不觉得范美忠的做法是理所当然的,我同时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让自己不要做“范跑跑”,也希望大家都能做到“得饶人出且饶人”!

要知道有些时候一个人会因为自己需要生存而走向反面的,我想我们要创建的和谐社会应当不是这样的,这样的教育方式也决不是一个和谐社会的标志。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