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青青草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日志

 
 

也说央视再次失去赵本山  

2013-01-19 23:47:26|  分类: 闲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央视再次失去赵本山 - 小小青青草 - 小小青青草
       说央视春晚再次失去赵本山,是因为前年之前的好多年,人们看春晚很多人都为了看赵本山的小品,虽然其他节目都要看,不过赵本山的小品不容争议地说是看点。其实从去年赵本山不上春晚和今年赵本山再一次离开春晚,到明年也许人们不再关注赵本山,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去年由于一些原因,赵本山以身体不好离开了春晚,今年的头些天说赵本山跟倪萍合作的小品节目由于被提前曝光而被取消,其实任何曝光都会在网上看到的,没有什么人提前看到过曝光,再说,倪萍的变化大家有目共睹,赵本山那么多的女徒弟,像小辣椒还有很多人包括他的小姨子不都可以跟他搭档小品吗,而且我觉得不比倪萍差啊,再说他们两演夫妻也并不般配。所以节目被拿下也是常理。

有网友说赵本山成了刘翔第二,我觉得挺贴切的,刘翔是110米栏的强将,飞跑着还得跨栏你就是没有伤还要拼命不是,可是受伤了而且那么重的伤还上,半路下来或没跑就下来也属于正常。赵本山找了个看上去那么不般配的人搭档,那通过不了也属于常理,关键是接下来还想带伤短跑其实下来了也算不得什么奇闻。

很多人由此批评哈文,我觉得今年有点冤枉她了,至少赵本山上不去或不想上不能完全怨哈文,很多人都记得过去好多届的春晚都是还不到时候呢,春晚的导演就到赵本山家乡去亲自请他出来,哈文没有这么做而且还要求他在春晚的时候不能这不能那,大家都觉得因为赵本山是春晚的关键,所以有点特殊化没有什么不能满足的,而遇到了哈文导演恰好又不习惯这样做,所以磨合不好也不新鲜。

这搞春晚组班子,能跟演员默契了,就跟过日子差不多,互相要磨合还要包容谦让,而且日子不是自己过的,还要过给大家看,免不了有些场面就要不能发自内心也要做点功课,所以谁都不容易,你想两口子过日子除了自己还有双方老人,这两家要是一个路子还好,如果不是一个路子这两口子日子过的也难,加上再要大家说好,点头的,还要自己有真爱。

今年的一月四号,很多年轻人抢着去登记结婚,当时我就想,图吉利没错,谁也不会4月4号去结婚,可是这相爱一生一世也不是光靠图吉利那么简单的,谁都不愿意在这么好的日子里说不好听的,我想肯定很多人都不完全相信和喜欢非这么做,结果,没几天的工夫,很多对的夫妻在那天登记了的,现在已经离婚了。

所以说,要相爱别说一生一世了,就是久远点、就是眼门前都不那么容易,其实很多人真正相爱的人还真不那么张扬。人要真诚才能长久,人心不诚谈何长久,又怎么能长久?就是春晚也同样,一个几个小时的晚会,有那么多人参加,又有无数的后备军,怎么就搞不好呢?所以还是像过日子一样的道理,双方家长,年轻人自己还有看热闹的众乡亲,大家都要默契才能造就和睦的小俩口日子能过下去能过好,当然关键的关键还是小俩口自己,可是外界条件太差了,谁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不是。

所以要我说,赵本山放弃春晚也算不了什么,春晚没有了赵本山也照样得办,导演的水平高不高说心里确实需要有好演员,但除了赵本山不是还有那么多演员吗,再说赵本山也是后发现的,我们还可以再去寻找新的赵本山不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春晚,是我们中国每年春节年夜饭上的一道大菜,尽管人们看后品头论足,但大家还是都很期待的,也不能不看的,所以不论是导演还是央视的领导都应当有信心把这台春晚办好,而且要办的更好。走出过去的条条框框,摆脱一些俗套子,就怎么喜庆怎么办,我就不相信怎么这么多人的一个中国办一台几个小时的晚会那么难吗?还是没放开,还是要求的太多了,顾及的太多了,太想面面俱到,没必要。

有赵本山的春晚老百姓喜欢,没有赵本山的春晚老百姓照样喜欢!

大家一起努力,让咱们今年的春晚更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