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青青草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日志

 
 

你来美国后悔吗?续(72)  

2013-05-30 08:57:15|  分类: 生活在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来美国后悔吗?续(72) - 小小青青草 - 小小青青草
       刚来美国的时候都是租住在公寓里的,美国的公寓那时候看着跟咱们家的房子没法比,可漂亮了,尤其是厨房和卫生间,卫生间里洗手池上有一面大镜子,镜子上还有一排灯,可亮可亮了。淋浴的地方有瓷盆还有玻璃双拉门,地下除了地毯就是瓷砖,厨房还有排烟罩,还有那漂亮的大水池和台面。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先到的加州,因为我家人都在那里,而且也必须从那里转机的,老公过了两天来接我。我们一起回到我们的城市的时候,是我老公一个邻居也是中国人去机场接我们,从大城市来到这小城市,尤其机场附近那个时候还很荒凉,朋友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不象是你想象的美国?一会儿进城就好了。”说心里话,进城了也没好,因为路上看着好些个红绿灯都是在电线上挂着,随着风而晃动着,心想,天哪,这就是美国,我来了!

初到美国我跟做梦一样,从那么热闹的地方一下子来到了这个地方,那时候我想,人们说的人烟稀少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安之吧,我看着我老公给我准备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家,虽然温馨但觉得有点太简陋了,老公跟我详细介绍着我们家每一样家具和用具的来历,告诉我要多注意我们窗外楼下的那个垃圾箱,那边上会有别人搬家的时候不要的东西,如果我们需要就可以捡回来用。我看着老公讲这些就像听我们单位领导布置任务一样,感觉到我的压力挺大的,这个家缺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那时候除了屋里一个床是没有床架子的,外边厅里一个沙发是坐下起不来的,再就是一个四角桌子和两把折叠椅,这个桌子即是饭桌也是办公桌。那个没有架子的床就是两个床垫子摞在一起,上床要先趴下,起来都费劲,再说没床架子也感觉不舒服,觉得像睡在地上一样,第一个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着觉。

记得那时候我经常望着天花板想,这不就是《北京人在纽约》的续集吗?

还好过了两天我稍微习惯点了。记得有一天我忽然看见了外边的垃圾箱边上有一副床架子,我赶紧招呼着老公下楼一看还挺新的呢,就搬了回来,我家的床终于有了床架子了,同时我们还捡了一幅画,我把它挂在了我们床头的上边,这么一来我家的卧室好了不少。美国人的生活习惯跟咱们不一样,他们不用的东西会不定期的卖掉,自家车库里,在院子外边,都是他们摆摊的地方,周末的时候我跟老公没事儿的时候总会去附近看看,有一次我们看到了一个带好多抽屉的柜子,还有一个照相机,那个相机30块钱,柜子呢20块,我们先买了相机,可是那个柜子我们的车太小拉不了,主人看出来我们没有车拉,就主动说:“你买了我帮你送回家。”看看美国人就是好。就这样,俺家卧室更像样了。

我们当时租住的公寓在大学院里,院里的公园里有好多松树,还结了不少松塔,我就去把掉在地上的松塔拣回家,放到一个小竹筐里,然后再放点松针,当摆设。这样显得家里有点生气。我又把我们拍的照片也放在新买来的旧柜子上,这样这个简陋的家看上去就好了很多。

记得邻居的一家中国人也是夫妻俩,那天来我家闲聊,我让他们看我家新置的家具,他们特别羡慕。刚来美国的时候发现美国的窗户都没有窗帘,那薄薄的百叶窗根本挡不住什么亮,天一亮屋里面就大亮,我就把从国内带来的床单叠起来用图钉钉在窗户上,用来遮挡光亮。每天早上听到有发动车的声音就知道天亮了,住在公寓里的人几点上班的都有,楼上楼下的住的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们公寓里那时候只有三家中国人,有一家人特别忙很少见到,还有一家中国人我们来往比较多,这对夫妻,太太算是一个不太有名的星星,先生是国内歌唱家。跟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听到了很多以前没听说的事儿,也算近距离接触到了名人和星星。有时候他们没事儿就来我家聊天,时不时的先生还给我们唱歌,那时候我就想,如果在国内,我们要看他演出还不一定能买得着票呢,这在我家就这么唱了一首又一首的,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有一次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还把我刚蒸好的包子给他们了几个。那时候刚来美国什么都没有,还是跟别人学的用发酵粉发面,发的也不很好,感觉挺丢人的,所以后来我还是下决心要用老面发面做馒头。第二天他们又回送我们一个小肘子汤,那样的日子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但也真的很难忘。

 从国内来到美国的时候,我跟老公分开有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了,后来有美国人知道后都惊讶,说那你们是不是都有自己的男女朋友呢?我当时也很惊讶,我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这么说。现在知道了,美国人的观念里一家人是要在一起的,男女不能分开那么久,而咱们的观念是一家人就是一辈子分开也不能有别的事儿。当然现在就是天天在一起的也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真是时代不同了。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陪老公去美国领事馆签证的时候,那天我在外边等了近6个小时,那时候我有个认识的兵在领馆门口站岗,我跟他商量,能不能替我去看看我老公排到了没有,小伙子说:“姐姐,你这是让我犯错误啊,我要是进去了,那叫武装侵略。”那时候我哪里知道这些。老公从里面出来了,拿到了签证,我们去一家面馆吃了顿面条,快一天没吃饭了应当很饿,可是我一点都吃不进去,看着对面吃的那么香的老公,看看我自己这碗面,我的眼泪掉下来了,说心里话,在这之前我好像还从来没在老公面前掉过眼泪呢。老公看着我说:“这不是好事儿吗,哭什么,快吃,还有很多事儿等着办呢。”我看看他也只好收拾起我自己的心情。

 从老公签证下来到他离开北京没有多少天的时间,公公婆婆特地来北京送儿子出国,天下的婆婆都一样,把儿子看得特别重,恨不能一分钟都不肯离开儿子,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干脆照旧上班了,老公希望我能请假陪他,我说:“还是把时间给你妈妈他们吧,毕竟他们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了。”老公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现在想来我那么做还是对了,婆婆再见到儿子是6年以后了。

婆婆和大姑姐天天陪着老公买东西,很多东西都不适用,说心里话那时候哪儿知道什么有用什么没有用,都是想到什么买什么的,最后总算有机会我陪老公去了一趟,算买了几件现在都还在穿的衣服。眼看老公去美国的日子就要了,我的心情也越来越不好了,那时候老公天天晚上很晚才从他姐姐家回来,记得老公要走的头天晚上算是回来的早了一点,我把准备了很多天的要嘱咐老公的话都说了,说心里话,我跟老公从谈恋爱到结婚从来都没有好好在一起呆过,那些日子真的可以写一部长长的电视连续剧了。

 眼看老公要去美国了,那时候说美国就好像很远很远的,就好像分别了永远都不能再见到了一样。老公安慰我:“看看你好像我们再见不到了似的,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放心吧,你没说的我也知道,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儿的,就算不是为了你,我还要为了我自己呢,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是那种人。”说心里话,那时候出国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一方出国后家就散了的还真是不少,没来美国的时候我跟大家一样都觉得到了美国不要家的人真的很差劲,就是过去说的变心了,学坏了。

 在美国生活了这些年我也慢慢理解了那些人了,有些确实没有能力养家的人,而家属来了确实什么都做不了的,真的不如别来,一个家散了虽然痛苦,但也比来了没有活路要强很多,最后闹不好全家就都毁在这里了,还有可能就剩下了一个或再带个孩子还得再回去,那样的痛苦不是更要命。这样的例子可是不少。

 老公走后,我一个人生活在中国,生活在北京,那时候单位就是我的家,我每天早早地起床去跟老头老太太们学打太极拳,太极剑,然后回来就骑车去上班了,单位有食堂,所以我每天几乎都是上班最早的。工作一天我能忘却一些对老公的惦念,也让自己感觉不那么孤单和寂寞。晚上我也会吃了晚饭再回家,如果有课的时候我还会回家更晚。

 出国前我家住在筒子楼里,左邻右舍的离的近也都很亲,很多人家还有老人跟着看孩子什么的。那时候家里如果剩一个人都会有人帮着,尤其是邻居有老太太在的,她们会在停水的时候帮你留上一盆水,会在过节的时候给你留点吃的,但也会在你回来晚了的时候披着衣服睡眼朦胧地开门看看,有时候睡着了没听见还会在第二天早上起来问你:“昨天晚上没回来呀?”这样的情景让你感到温暖感动,同时也似乎天天在侦缉队的监视之下。

 连我自己现在想来都不愿意相信的是,那时候我每天都给老公写一封信,记得我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就去邮局,买下30个航空信封和三十张邮票,回来用打字机给信封每个都打上英文的地址,剩下的就是每天晚上不论我多晚到家,第一件事儿就是打开台灯展开信纸,给远方的老公写信。就觉得我给他写信的时候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我一天最快乐的时候。

 由于每次不知道写多少会不超重,我一直试验性地写,先写两页,再写三页,后来我单位负责送信送报的魏姐帮我问了邮局,说,三页纸正好不超重。所以从那以后每天我写信就是六页,现在想来要把三页纸正反面都写满不光是要有话说还得能写着不累才行,除了还是唠叨那些嘱咐的话外,多是汇报他家人的情况,我自己的工作学习生活的情况,还有邻居老太太们是怎么样帮他盯着我的,还有好多当时社会上的笑话,包括他们单位的新闻,估计那时候我就是我老公的网站,什么新闻都有,记得邓丽君去世的时候我也跟着抢着买了不少她歌曲的录音带,有人去美国的时候我就托人给他带去,还告诉他我是多不容易才买到的。

 那些日子现在回忆起来像看有些电影一样有点土,有点傻,但真的很值得回味。

 那时候打电话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从美国打到中国多到3美元一分钟,少到2美元一分钟,而从国内打过去是30块钱人民币一分钟,记得我打过几次,拿起电话就放下就是100块钱,根本说不了几句话。记得有一次北京晚报登了则消息,电报大楼哪天哪天可以排队拿一个卡,免费打3分钟国际长途,我决心拿到这3分钟的免费电话卡,到了那天我天还不亮就骑车出发了,我以为我可以排第一名,结果我是第六名,拿到了卡我们就在那儿等着打电话,其实那时候是美国的半夜了,我想管它什么时候呢,好不容易排的卡,就在那儿等啊等的,后来人实在太多了,就说大家可以回去用自己家的电话打,还教给大家怎么用这卡打电话。

我算好了时间后给我老公打通了电话,当我老公接到我电话的时候,激动死了:“呀,你怎么给我来电话了?快放下,我给你打。”我急得不行,赶紧说:“不要钱的,别放。”这一说不要钱,老公开始问,怎么不要钱什么什么的,结果3分钟的电话也就说了2分钟不到的正经事儿。这张卡现在还在我家当书签用呢。

分别的时光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

 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家没事儿的时候常常想,如果我们真的团聚了,我就再也跟他不吵架了,在一起是多不容易啊,可等我们在美国团聚后还是没有做到不吵架,记得第一次跟老公吵架的时候,老公很伤心的跟我说:“你来之前我就想,咱们能在一起多不容易啊,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可怎么就做不到呢?”当时我很惊讶,我们怎么想的都是一个问题呢?我也想,怎么就是都这样想的还是做不到呢。人分开的时间长了,需要重新的磨合,而这时候由于年龄的关系由于环境的变化,由于生活的奔波和不稳定,加上他来美国有了一段时间了,而我刚刚离开生活了那么久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所以不管是他习惯我,还是我适应他都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段时间,也需要两个人的极大的耐心和对彼此的包容宽容。

 面对一穷二白的生活,面对极不明朗的未来,面对遥遥无期的绿卡,我们的磨合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记得那时候学校院里的公园里有个秋千,有时候我自己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去那秋千上荡,想着我的日子今后会是什么样子,想着我们这个家未来会怎么样,我该怎么办?在那些不眠的夜里,星星和月亮陪着我,风儿陪着我,我自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的思想斗争。(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